写武侠,古龙是不愿意多说一个字的,说足球,王俊是很乐意说成一个江湖的。哪个年代的我即热爱足球,又沉迷古龙。于是白天上课陆小凤,放学就买足球报。

迷上王俊,是从他电光火石的球评开始,每一个足球明星都变成一个侠客,每个人都身怀绝技、个性鲜明;“烟酒与长天一色”、“大江歌罢掉头东三环”,写出这样的潇洒自如,谁不爱的足球评论员。

那时候看意甲,AC米兰几乎是班上所有人的疯狂。而是你用“最意大利的蓝”给了我对桑普多利亚的爱。青年秃顶的隆巴多、略显忧郁的曼奇尼、满面沧桑的的韦尔乔沃德、任意球帽子的米哈洛维奇,还有帅的让人咬牙的帕格利乌卡。甚至那个队徽,一个叼着烟斗蓬头垢面的伐木工人,像极了华灯初上酒后夜下赶稿的你。

那段时间读你的字多了,写的作文也开始刀光剑影,以至于语文老师委婉的提醒我妈每天检查我书包里是否有作文里的管制刀具,以免遗憾终生……

能被同行敬一句“大仙”已经是文字工作者能给的最高定义了,虽早已经不写足球,但由你开创的足球评论早已枝繁叶茂,黄健翔、李承鹏、董路不胜枚举,他们各具特色,深刻而有趣,但都没有你的江湖那么单纯、那么透彻。

你走的有点早,酒精伤害了你的身体。但我知道你最受不了的是早已忘记的中国足球。早点走也好,早点去追寻那逝去的美好,时代变了,世间已容不下你的仙气。

大仙西去,一路平安!天堂有好酒,有你喜欢的克鲁伊夫,还有简单的足球??

发表于:2020-03-24 10:42
今日头条
  • NBA
  • CBA
  • 英超
  • 欧冠
  • 西甲
  • 意甲
  • 德甲
  • 法甲
  • 中超
  • 亚冠
  • 名次球员球队场均
栏目热门